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华人华侨 ->>
华侨华人与海外反“独”促统:主体、动因和机制

 华侨华人与海外反“独”促统:主体、动因和机制

邓玉柱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摘要:文章从主体、动因、机制三个方而分析了近年来海外华侨华人反“独”促统活动的基本清况,首先分析了海外反“独”促统活动的参与主体,指出了华人新移民的主体作用和特点;接着对华侨华人参与反“独”促统活动的动因展开探讨,指出华侨华人反“独”促统活动是侨居国、祖()国、华侨华人自身需求等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然后从依托力量、组织机构和工作路径三方而总结了华侨华人反“独”促统的运作机制;最后,对新形势下如何在海外开展反“独”促统活动提出了思考和建议。

关键词:华侨华人;新移民;台湾问题;反“独”促统

    近年来,华侨华人开展的各种反“独”促统活动,极大地打击和遏制了“台独”等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维护了中国领土和主权完整,如旅英华人单声先生在推动制定《反分裂国家法》过程中的作用,Cil美国华侨华人针对陈水扁“入联公投”、达赖喇嘛窜访、“藏独’“疆独”分子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南海仲裁案等有损中国领土、主权完整的分裂行径开展的系列活动等。有人认为反“独”促统是继支援中国民主革命运动、抗日爱国运动之后,华侨华人自觉、自愿发起的第三次大规模爱国爱乡运动。这一表述是否准确暂且不论,反“独”促统活动至少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华侨华人在维护中国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方面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但与此重要地位和作用不相称的是,学界对这一现象尚未给予足够的关注。现有相关研究成果多集中在论述华侨华人在海外反“独”促统活动中的作用、特点、成就等方面,议题多有重复,研究空间尚大。具体而言,对参与反“独”促统活动的主体,学界往往笼统称为“华侨华人”,对其具体参与者的身份和特点缺乏分析。更重要的是,对华侨华人参与反“独”促统动因这一极具现实意义的问题,至今无人进行系统分析。此外,关于华侨华人开展反“独”促统活动的机制问题也少有人系统关注。C37本文拟对这些问题展开初步分析,以期进一步加深对海外华侨华人反“独”促统活动规律的认识,为我国侨务对台工作的开展提供借鉴。

一、新移民与海外反‘触”促统的兴起与发展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1970年代后期,中国向外移民基本中断,[#]海外华侨社会逐步向华人社会转变。但不断壮大的华人新移民群体为海外华侨华人社会补充了新鲜血液。华人新移民是指"1970年代以后迁往外国的中国移民”,包括从香港、台湾和澳门移居外国的中国人。[5]回顾海外反“独”促统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华人新移民群体成长和壮大的过程,也是海外反“独”促统运动兴起、发展的过程。

    早期的华人新移民主要集中于美国和加拿大两国,以台湾地区的留学生和投资移民居多。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大量涌现,至2008年,世界范围内的中国新移民数估计近1 030万。00迅猛增长的新移民为海外反“独”促统活动提供了生力军。他们主要通过成立或参加反“独”促统组织等形式推动海外反“独”促统运动的发展。自1973年美国华人成立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反“独”促统组纤卜一一‘华府中国统一促进会”(1982年更名为“华盛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以来,全球己有统促组织200多个,遍及五大洲90多个国家和地区。[A]

    20世纪70年代,由美国、加拿大两国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教授发起和组织的“保钓运动”为海外华侨华人反“独”促统活动拉开了序幕。世纪之交,针对李登辉、陈水扁等愈演愈烈的“台独”分裂行径,不断壮大的新移民群体以统促会为组织单位,对“台独”分裂行径进行声讨和遏制,推动了海外反“独”促统活动的进一步高涨。近年来,海外反“独”促统活动在反“藏独,“疆独,‘倦独”等分裂势力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20167月,针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作出的所谓最终裁决,逾两千个海外侨团通过发表声明、召开座谈会、集会游行等形式,捍卫中国南海主权。几十家海外华文媒体,通过介绍南海历史,揭露仲裁图谋,争取国际舆论对中国的理解和支持。

    在职业构成方面,早期“保钓运动”的发起者和参与者主要是美国和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教授。I0]此后,随着新移民的增多,反“独”促统参与主体的职业构成逐渐多元化,除留学生、教授等知识分子外,还包括医生、商人、工人等,其中商人群体所占比重较大。以海外统促会领导及会员的职业构成为例,华商占海外统促会领导及会员的大多数。据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海外统促会侨领中商人约占70%左右,会员中商人占比约为4O% } SO% o }I I」如,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席张曼新,1986年出国,后在匈牙利经商,创办了长城有限公司;巴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尹楚平,1985年前往巴西,从事国际贸易,于1994年创立巴西福星进出口有限公司;美国华盛顿州中国统一促进会会长方伟侠,20世纪80年代初移民美国,从事建筑行业,后成为华盛顿州著名的华人建筑商。

    在祖籍地来源和受教育程度方面,参与反“独”促统活动的华侨华人遍及中国大部分省份和地区,且多具有一定程度的文化教育水平。以希腊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为例,其会员祖籍地遍布全国各地,包括上海、北京、福建、浙江、广东、山东、辽宁等,大多数会员为大学毕业生,其中不乏博士。

    在身份认同方面,参加反“独”促统的华侨华人表现出明显的“跨国认同”特点。他们“不再是落叶归根、衣锦还乡,也不再是落地生根、完全同化或融合到居住国社会,而是表现为一种跨国形态”。000他们是“讲两种或更多的语言,在两个或更多的国家拥有直系亲属、社会网络和事业”的“跨国华人”。[14]0以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为例,他于2003年创办深圳市玉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玉湖集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后于2010年移民澳洲,虽长期定居澳洲,但仍与中国保持各种联系。他一方面在侨居地积极参与开展反“独”促统活动,另一方面长期致力于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的慈善事业。类似于黄向墨这样具有“跨国华人”特质的新移民,既熟悉侨居国的风俗习惯、思维方式,又了解祖籍国的国情国策、历史文化,为海外反“独”促统活动的持续开展提供了人力基础。

二、华侨华人反‘触”促统动因分析

    海外反“独”促统活动是华侨华人为维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完整而开展的民间运动,是侨居国政治环境、祖籍国凝聚力及华侨华人生存发展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华侨华人反“独”促统的外因

    第一,西方各国“多元文化主义”移民政策的实行,为华侨华人提供了较为宽松的政治环境。全球化时代,一方面,跨国相互依赖进一步加深,外交领域的“国家中心主义”受到削弱,普通公民和民间外交获得更大的活动能力和空间;CI S]另一方面,作为个体的人的权利意识逐渐增强“人们需要的不仅是作为民族一员的公民身份权利,而且也是作为人的权利—维护和尊重文化个性的权利,以及自由表达的权利”。[l0]19650年,美国实行新移民法,移民在融入居住国社会方面越来越自由,“美国化”压力减轻,既可以“享受美国这里能得到的机会、财富和自由,又保留自己原籍的文化、语言、家庭联系、传统和社会关系网络”。[W]020世纪70年代以来“多元文化主义”移民政策逐步在西方各国贯彻实行,并被用于处理国内族群事务,[IA]移民的双重认同或多元认同变得合情合理,并被侨居地接受。

"9"11事件及叙利亚难民危机以来,美、德、法等国移民政策虽有所调整,但国际移民环境总体情况变化不大。美国国内要求移民政策改革的呼声虽然不断,但“从长远看,美国的移民政策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I9]0在欧洲,华人可以公开表达自己对中国政治的关心,“在欧洲华人社团的各类会议

七‘爱国爱乡’之类的言谈不绝于耳”,欧洲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会曾在致中国领导人的函件中,“直抒希望‘祖国成为欧洲华侨强大后盾,m

    第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侨务、外交、统战工作增强了海外华侨华人对中国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在侨务方面,中国政府很早就成立了系统、完备的侨务机构开展华侨华人工作,为团结海外广大华侨华人提供了制度保障。〔川各级政府出于“引资引智”发展经济的考虑,十分重视华侨华人的联谊工作,经常主办各种联谊性大会,如各种以省、市、县为单位的世界性同乡大会等。在外交方面,中国相关职能部门越来越有作为,对海外中国公民以及非中国国籍华人的生命安全越来越重视,在有武装冲突或骚乱爆发的地区多次积极开展撤侨行动。如,2006年中国政府租赁外国包机在所罗门群岛和汤加的撤侨行动,2015年的亚丁湾撤侨行动等。据统计,2000201516年间中国海外撤侨行动的数量达20次。}zz}在统战方面,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也积极发挥华侨华人在中国和平发展过程中的作用,由其领导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积极联络海外统促组织,发挥了海内外统促运动的核心纽带作用。

    ()华侨华人反“独”促统的内因

    第一,华侨华人关于中国“大一统”历史的记忆为反“独”促统活动提供了心理基础。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完成统一开始,历经两千多年的融合与发展,中国逐步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以新移民为主体的海外反“独”促统群体,多数受过中国历史教育。移居海外的大陆新移民中有相当大比例是高学历者,早期来自港台的新移民更是大部分都完成了高等教育。}zo据一项针对欧美日韩的中国留学生爱国意识的问卷调查显示,90.8%的人曾在国内就读过本科及其以上学历,其余9.2%的人则是高中毕业后直接出国留学。Czal也就是说,许多新移民的小学、中学甚至大学都是在中国完成的,以中国历史课程等为核心的爱国主义教育,塑造了他们的中国历史认同,[25]加强了他们对中国大一统历史的记忆。

    第二,统一富强的中国是海外华侨华人生存发展的客观需求。个人的认同倾向与影响其个人自尊的群体密切相r‘华人作为一个群体的自尊的高涨或失落密切地影响着海外华人个人自尊的高涨或失落”。[26]0中华民族的兴衰直接影响海外华侨华人的荣辱。百余年来的华侨华人史证明,“华侨华人在海外的生存和发展需要中国的繁荣和强大做后盾,需要中国的帮助和支持作保证”。[27]0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一个强大的中国,既是华侨华人基于历史经验的当代总结,也是他们在侨居地生存发展的现实需要。近年来,国际局势动荡不安,海外华侨华人的生存、发展和安全受到诸多挑战,他们渴望一个强大的祖()国能为其在侨居地的生存发展带来积极影响。然而,目前两岸尚未统一的

现状,直接影响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就此而言,华侨华人参与反“独”促统,是其增进自身在侨居地顺利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第三,参与反“独”促统客观上有助于扩展个人社会关系网,增加自身社会资本。网参与反“独”促统与个人事业发展是相互促进的关系。正如有些学者所指出的,移民的跨国政治实践“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实现社会地位补偿、获得经济发展的机会以及获得政治合法性并最终能够顺利融入移居地”。

以从事经济贸易活动的华商为例,许多人通过参与统促组织,担任侨团领袖,开展反“独”促统活动,获得中国侨务、统战等政府部门的认可,从而提高社会声望和地位。

三、华侨华人反‘触”促统活动的运作机制

    1970年开始的“保钓运动”算起,海外开展反“独”促统活动己有四十余年,华侨华人在遏制分裂势力,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完整,促进中国和平统一过程中形成了一套有章可循的运作机制。

    第一,以统促组织为纽带,形成了包括华侨华人、留学生和台湾同胞等在内的反“独”促统阵线。

一方面,通过侨团的纽带作用组织联络新老华侨华人(含台籍侨胞)、留学生等。如美国大芝加哥地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芝加哥协胜公会、华中科技大学大芝加哥地区校友会和美中湖北同乡会等新旧侨团通过开展郊游野餐等方式,就美国房地产投资经验、职场知识、美国枪支法规及安全持枪常识等在美工作生活经常遇到的问题展开交流,团结了广大华侨华人参与到反“独”促统活动中来。oo}另一方面,通过入岛开展文化交流、慈善捐赠等活动加强与台湾统派组织及基层民众的关系。如20136月,欧洲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会组织欧洲侨团、侨领赴台湾联络拜会台湾官方机构,并与台湾中华侨联总会签署了《两岸侨界共同维护中华文化及价值观并加强合作交流》倡议书。o}」另外,华侨华人还积极争取侨居国政要、民众及其他国际对华友好人士的支持,扩大反“独”促统阵线。如澳大利亚华侨华人通过主办2002年全球华侨华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邀请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等出席大会,并请他们发表演讲,支持“一个中国”政策。oz}

    第二,形成了以统促会为核心、其他侨团为辅的组织、沟通机制。在组织方面,海外华侨华人成立了“地方一国家一大洲”至少三个层次的统促组织系统,如地方性的统促组织有美国华盛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等,国家级的统促组织有巴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等,大洲级的统促组织有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等。在沟通机制方面,海外华侨华人组织了世界性、大洲性、国家性等不同规模的反“独”促统大会、论坛和年会,其中尤以全球华侨华人推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影响最大。自2000年柏林召开首届全球华侨华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至今,该会己在世界13个国家、15个城市召开过17次会议,参会者包括中国政府代表、举办地政府官员、台湾同胞、华侨华人等,最大范围地联络了支持中国和平统一的团体和个人(见表1)。各种规模的反“独”促统会议密切了世界范围内华侨华人之间的联系,协调了各国反“独”促统活动步调,壮大了反“独”促统声势。

    第三,形成了对分裂势力“直接遏制”和“迂回压制”的“双轨”工作路径(见图1) o“直接遏制”一般是指有涉“独”重大事件发生时,华侨华人通过街头抗议或舆论宣传等较为直接的街头政治形式与各种分裂势力进行斗争的途径。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一是街头抗议。如20171月蔡英文“出访”美洲回程过境美国旧金山时,当地300余名华侨华人在其下榻的酒店外,组织了“反对‘台独’人人有责中国统一亚太安全’,的“呛蔡英文”示威活动。X330二是媒体宣传。如2008年西藏拉萨‘`3 " 14"打砸抢烧事件发生后,美、加、法、德等国华人网民通过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揭露了“藏独”分子的残暴面目。其中一名来自美国的25岁华裔网民于事件发生第二天,即315,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条《西藏暴乱,你从CNNBBC上看不到的》(Tibet Riot you won't see this on CNN and BBC)的视频,至北京时间411上午7,点击量超6万次,留言近千条,揭露了“藏独”分子的罪行和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还原了事实真相。oat三是发表声明。如2009年新疆"7 " 5事件爆发后,哥斯达黎加统促会举行联席会议,发表联合声明给予严厉谴责,对“疆独”分子及支持“疆独”势力的组织和国家表明了立场和态度。

    “迂回压制”是指华侨华人以侨居国民众、政要及主流媒体为对象开展公共外交,增强其对中国国情、国策及少数民族政策的了解,进而支持中国和平统一,最终压缩各种分裂势力生存空间的“柔性”活动路径。具体包括以下几种方式:一是通过开展救灾、慈善捐赠等活动为侨居国民众排忧解难,改善华侨华人在侨居国的形象。如20092月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山火灾害,澳洲中国和统会、澳洲华协会、澳洲潮州同乡会、澳洲福建会馆等10多个华人社团迅速展开贩灾筹款救援活动,先后为灾区筹款约1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511万元)}3}00二是开展居住国政要工作。鉴于美国在对台关系中的特殊地位,美国一些统促组织通过向两会议员表达政治立场、宣传“一国两制”政策等方式影响美国对台政策。如美国华盛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曾向美国参众两院议员赠送关于中国对台“一国两制”政策的著作,讲解台湾岛内局势变化,宣传中国对台政策,促进中美友好。}3}0还有些统促组织通过邀请居住国政要参加统促活动、担任统促会职务(名誉会长或顾问等)的方式开展工作。如塞尔维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邀请塞尔维亚总统尼科利奇及夫人参加迎新春酒会,os}莫桑比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邀请莫桑比克总统希萨诺担任该会名誉会长[09}等。三是利用报刊、网络等媒体向侨居国社会介绍中国国情、政情,构建对中国有利的舆论环境。如美国旧金山湾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每月定期出版发行《金山促统论坛》杂志,刊发统促文章,向美国主流社会介绍中国政府的和平统一方针。Cool泰国统促会通过“和平世界网站”用中、泰、英三种语言向泰国主流社会介绍西藏、新疆概况及中国现行民族政策。Ca i7四是向侨居国宣传中华文化,促进侨居国对中国的了解。如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于201512月向西悉尼大学捐赠100万澳元,用于创立澳大利亚一中国艺术与文化研究院,向有意学习中国文化的人提供支持,促进澳中两国相互交流和理解等。

四、关于当前华侨华人反‘触”促统的几点思考和建议

    前文的分析使我们对海外华侨华人反“独”促统的主体、动因及运作机制有了一定的了解。结合当前蔡英文当局的“台独”倾向及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不确定性等国内国际新形势,对今后海外反“独”促统活动有以下几点思考和建议:

首先,随着交通、信息技术进一步发展,以及中国新移民群体的进一步壮大,将有更多的华人新移民参与到维护中国和平统一这一事业当中来。可以预见,华人新移民将进一步成为海外反“独”促统活动的主体。这就要求我国侨务及民间相关机构、团体加强以华人新移民为目标的侨务资源涵养工作,进一步增强新移民对祖()国的认同,为海外反“独”促统活动培养更多的后备力量。

其次,针对当前蔡英文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美、日等国际势力干涉台湾问题的现状,海外华侨华人需进一步发挥“直接遏制”和“迂回压制”的“双轨”路径的作用,一方面联合各方统促力量,如岛内新近成立的“反台独大联盟”等团体,壮大海内外反“独”促统联合阵线,加强对“台独”及其他分裂势力的反制。Sao另一方面,通过相关活动进一步加强同居住国(尤其是美国)民众、政要及主流媒体等的联系和沟通,压缩“台独”等分裂势力的国际生存空间。

最后,在跨国移民日益增多,双重认同或多元认同渐成趋势的时代背景下,华侨华人的反“独”促统活动仍需以融入居住国主流社会为前提,以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为准则。伴随中国综合国力的增长,以遏制中国为目的的“中国威肋、论”甚嚣尘上,美国情报界甚至媒体以“国家安全”为名制造“中国情报恐慌”,宣传中国“威肋、。为谨防海外华侨华人对中国事务的关注被心怀巨测者视为“中国威肋、”的口实,华侨华人在开展反“独”促统活动时,须严格遵守居住国当地法律,依法开展活动。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