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亚太研究 ->>
美国的朝核政策分析

 美国的朝核政策分析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一、美国在朝鲜问题中仍面临矛盾,亚太政策尚未定型

    目前,美国包括对朝政策在内的亚太政策还没有完全定型。主要原因在于总统特朗普及其团队在内政外交上仍存在一些矛盾。

    第一,特朗普本人的执政思路是国内优先,即“美国第一”,因而并未把外交作为施力重点。特朗普认为,在国内政策中经济发展是硬道理,而在国际上要去意识形态化、减少承担的责任、韬光养晦。但执政十个月来,特朗普团队的人事任命尚未完全到位,国会对于他的一些政策也未予批准,美国国内一些重要政策还处在“破而未立”的状态。因此,特朗普总统把当前的重心放在了国内而非外交上。

    第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也存在矛盾。一方而,特朗普希望美国能够继续在世界上维持领导地位,接受盟国的拥护。另一方而,他又是“美国至上”主义者,始终主张美国优先,并表示不愿过多承担领导责任,这无疑破坏了美国一直以来的领导形象。因此,特朗普外交上的实际行动与他期待的效果之间是存在矛盾的。

    第三,特朗普对于目前美国全球战略重心的排序尚不明确。美国的全球战略历来有三个重心,分别在欧洲、中东和东亚地区。奥巴马时期,这三个重心的排序比较明确,即首先是亚洲优先;其次是在中东地区有限撤出,并将其作为第二重心;欧洲则作为第三重心,主要交由欧盟负责。而从目前局势看,特朗普对于将首要重心放在哪个地区还没有明确表示。

    第四,对于亚太地区,特朗普非常重视朝核问题,同时也十分重视贸易,但对于二者的侧重摇摆不定。由此可见,到目前为比美国的亚太政策仍然相当不确定。

    另外,在美国的亚太政策中究竟是如何看待中国的,也还无法确定。特朗普一方而有意与中国合作,把中国当做伙伴;另一方而防范中国的心理也很强。尤其在近几个月,美国除了继续发挥日本的作用外还试图发挥印度的作用,并由此提出“印太”的概念以平衡、制约“亚太”,特别是中国。

    尽管特朗普的亚太政策还未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他非常重视朝核问题。直接原因是朝鲜核导技术发展过于迅速,有可能直接威胁美国本土。在过去的两年内,朝鲜进行了48次导弹试验,2次核试验。从数据来看,朝鲜的导弹技术和核技术突飞猛进,且正在接近美国的红线,即不允许朝鲜拥有能打到美国本土的、带核弹头的洲际导弹。而据特朗普团队推测,在未来的2}4年,朝鲜将拥有跨越这一红线的技术,这对于美国将是极大的挑战,因而迫使特朗普当局不得不予以相当的重视。

    尽管特朗普主观上想把贸易放在首位,但朝鲜局势的发展使得他不得不时常将朝核问题摆在前而,加之目前特朗普团队人员不齐,因此在而对朝鲜问题时其立场波动很大,且具体解决方法也并不明确。然而美国正在严肃认真地对待朝核问题,特朗普本人倾向于采取强硬手段,而其技术官僚则较倾向于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朝鲜问题。

二、特朗普政府解决朝核问题的三步骤

    由目前局势可推测,特朗普似将准备采用以下三步骤来解决朝鲜问题。

    第一,极限施压。特朗普及其高级官员曾在很多场合指出,奥巴马总统的“战略忍耐”时代结束了,取而代之的将是“极限施压”。“极限施压”有三个内涵,一是更大的军事压力,如水下核潜艇增多、关岛隐形轰炸机驶往朝鲜的频率增加等。二是加大外交压力,包括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连续提出议案,加大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并逼迫盟友如墨西哥、西班牙等国驱逐朝鲜大使,施加外交制裁。此外,美国还软硬兼施,迫使中国承担对朝制裁的主要责任,企图用中国的制裁之手压制朝鲜。

    第二,试图私下与朝鲜谈判。目前,美朝双方在纽约、日内瓦、奥斯陆等场合都进行过谈判,结果尚不清楚。

    第三,认真进行军事打击准备。20178月初,日本和美国均有报纸同时报道,美国参联会主席邓福德将军批准了一个作战计划,即利用陆军、空军、陆战队等军力对朝鲜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其具体的攻击目标有三个:一是美国将率先对朝鲜进行“斩首行动”,打击其指挥系统和领导人;二是同时打击“三八线”以北的朝鲜攻击力量,并把朝鲜遍布全国的导弹击毁;三是打击朝鲜工业基础,使其回到农业时代。这一试探性的报道体现出了美国军事解决朝鲜问题的决心。

    目前危险在于,朝鲜方而认为其核技术和导弹技术正处于最后冲刺阶段,无论在国际上而临怎样的压力都要坚持到底,朝鲜的这种决心增加了国际社会解决朝鲜问题的紧迫感。而美国特朗普总统倾向于使用强硬手段,动用武力的可能性非常大。当前的半岛局势是自1992年朝核危机至今25年来最严峻的时期。

    从以上三步骤的预期效果来看,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恐效果甚微,朝鲜多年处于军事威慑和外交压力之下,施压对朝鲜作用不会太大。中国方而出于对国际负责的态度会支持联合国决议,根据联合国决议所应承担的义务实施一定的制裁,但不可能达到美国方而的全而制裁的要求。因此,不大可能会因制裁或威慑而使朝鲜彻底改变。因此,尽管第一步目前比较凸显,但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应该没什么用。

    第二步“与朝鲜谈判”的效果目前尚不明朗。美国国内一部分官僚认为,美国可以承认朝鲜拥核,在此前提下与朝鲜谈判,接受朝鲜“带枪投靠”。持这一派意见的人数正处在上升状态。倘若美国真的接受朝鲜“带枪投靠”,将会对国际社会产生很大影响,也会威胁到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因而,美朝通过谈判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较小,大致推测在30%以内。

    第三步“产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较大,约占到7000。引发军事冲突有三种可能,美国主动发动攻击、朝鲜率先发射导弹,或因偶发因素导致冲突(如朝鲜威胁要在太平洋上爆炸氢弹,若真如此,美国将其击落的可能性较大,其后果将难以控制;再如朝鲜威胁要同时发射4枚中远程弹道导弹打击关岛周边3040公里水域,如果发生失误将会挑起战事)

    目前,中方的政策仍然是在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要求执行对朝制裁的同时,从外交上积极介入,加强与朝鲜、美国、韩国、俄罗斯等各方的沟通,总的方向是促进谈判,特别是促进重开六方会谈,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但是,由于存在事态恶化的可能性,中国有必要为应对最坏情况做好必要的准备。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